这在全球都无具体的先例可循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8-11 23:04    次浏览   >

根据联合国环境与经济综合核算体系(seea)中心框架,自然资源资产包括所有的自然生物资源(涵盖木材和水产资源)、矿物与能源资源、土壤资源和水资源。

“我们与德稻的合作有些偶然因素。但长期以来,三亚产业发展单一,当前则正面临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三亚市副市长李柏青表示,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的初衷,就是希望能全面计算并挖掘出三亚自然资源资产的价值,摸清三亚的生态“家底”,为生态保护提供科学理论依据。同时,借此改变三亚传统的增长模式,更好地选择发展路径,避免重走一些地区经济发展快但严重破坏资源环境的老路,引导三亚产业发展方向,落实“新常态”发展目标,努力实现经济资本和自然资本“双增长”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助力绿色崛起。

“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概念在十八大报告中首次亮相,便掀起全国自然资源资产的研究热潮,贵州省成首个将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列入地方性法规的省份,广东省深圳市大鹏新区推出我国首个县区级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三亚编制这份首个城市级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又有何新意和特点呢?

“三亚重点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参照了seea框架体系,同时结合三亚作为滨海城市的特性,特别关注了海洋资源,从海洋、森林、农业、水资源等方面开展研究,关注点较为全面。”施涵说,在三亚市现有的政府统计和国家资源普查数据的基础上,利用卫星遥感信息所开展的三亚自然资本初步核算结果,获得自然资源存量基础数据。

明确研究对象只是迈过了第一道“坎”,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注重反映的不仅是货币价值,而且包括难以用货币计量的环境成本。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院环境政策部主任蒋洪强认为,自然资源的实物量和价值量核算方案才是自然资源资产核算体系的重点和难点。同样的难题,摆在了三亚项目的实施中。

生态是三亚发展的“生命线”,今年的三亚政府工作报告,罕见地将生态保护放在2015年工作任务的首位。编制自然资产负债表,对三亚而言有着现实意义。

“依靠牺牲自然资源获得短期增长的模式,应被逐步抛弃,未来经济必须关注自然资本,我们希望在全国选取这样一个样本探索新经济。”民间智库——德稻环保金融研究院院长李卓智透露,三亚属于自然资本低速增长、但gdp快速增长的地区,最具研究和投资价值。

与深圳等地将林地、沙滩等11项主要环境指标列入自然资源资产范畴不同,三亚的自然资源负债表自然资源存量包括海洋资源、森林资源、农业资源、水资源、矿产资源、能源以及土地作为空间资源,各大类资源下又有所细分,如森林资源中细分为橡胶林、常绿灌木林、红树林湿地等5类。

2014年7月,德稻环保金融研究院与三亚市政府达成协议,试点研究三亚市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共同构建三亚市及至海南“绿色崛起”的思想体系和现实路径,并依此逐步确立标准,推广到中国其他城市和地区。

“三亚代表一类对自然资本依存度大,且经济发展可支撑自然资本增长的地区,自然资源具有多样性,研究样本丰富。”项目负责人、香港城市大学公共政策系、环境政策系副主任施涵说。

“三亚市自然资本核算范围包括自然资源存量和生态系统服务,项目不仅开展自然资源实物量核算,确定三亚重点自然资源价值量账户,也开展三亚生态服务系统服务价值量估算,这在全球都无具体的先例可循。”施涵透露,自然资源存量价值的核算主要参考联合国seea-2012中心框架,而生态系统服务价值估算参考国际核算方法,并兼顾国内已有的森林和海洋等行业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核算标准,不仅从数量上进行比较,也关注质量上的比较,提高价值测算的准确性,这是这次研究中的一大特色。